成年人的断交,都是静悄悄的

成年人的断交,都是静悄悄的

网易云音乐有这样一条热评:

成年人的告别仪式非常简单,我没有回你最后一条信息,你也很默契地没有再发。
就这样消失在彼此的生活里,好像从没认识过一样。

仿佛成年人的感情都是易碎品,经不起时间和空间的考验。

小时候以为玩得好的同学会是一辈子的伙伴,但仅仅是一方转个校,彼此的关系就开始逐渐生疏,再碰见时,连招呼也懒得打。

后来以为无话不谈的兄弟能够一辈子为彼此两肋插刀,但仅仅是彼此各奔前程,再见面时,除了聊几句曾经的年少轻狂,也挤不出其他话。

有些关系的终结,要么大吵一架,要么大哭一场,至少结局也算得上轰轰烈烈。

但有很多失去,没有矛盾,没有不满,只是因为不再有共同的场景与画面,曾经五颜六色的感情羁绊,在不知不觉中,被时间偷偷褪去了颜色。

成年人结束一段关系的方式,并不是争吵和崩溃,而是一种默不作声的疏离。没有大张旗鼓的送别,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挽留。

只是在心照不宣的默契中,从无话不谈到相对无言,从形影不离到天各一方。

不喧嚣,不张扬,只是静悄悄地退出各自的人生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成年人的断交,都是静悄悄的。

也许是因为我们的时间、精力都有限,所以没有办法去打理那些远方的关系。

也许是因为各自的圈子渐渐不同,所以没有办法强行融入到彼此的生活中去。

也许是因为双方的三观在慢慢发生变化,没有办法志同道合地继续走下去。

鲁迅和闺土是儿时的玩伴,那年月光皎洁,闰土项戴银圈,手捏一柄钢叉,向一只猹用力地刺去。

那时的闰土活泼机灵,对生活充满热爱,捕鸟捉鱼,拾贝刺猹,不停给“迅哥儿”描绘乡间趣事,是一个如万花筒般的少年。

当鲁迅回到阔别二十年的故乡,再次见到闰土时,毕恭毕敬的一声“老爷”,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
正如《一起同过窗》里,任逸帆害怕失去路桥川和钟白,而跑到图书馆闭关学习。

因为他明白,即便两个人曾经很要好,但随着彼此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,最终也有可能形同陌路。

夏虫不可语冰,井蛙不可语海。两个人的环境变了,立场就变了,常常会有意见分歧,也很难再做好友闺蜜。

她跟你说着如何抓住男人的心,你只觉得无聊,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提升自己。

他跟你吐槽工作不好,你觉得抱怨有什么用,还不如脚踏实地做出一番成绩。

大家同频共振,才能相互扶持,认知不在同一个层面上,一方原地踏步不思进取,彼此只会渐行渐远。

要知道,好朋友不是努力争取来的,而是在奔跑的路上遇到的。

人一旦上了年纪,但凡让自己变累的关系,估计都不会去维持,一是没必要,二是没时间。

总有一天你会明白,任何关系到最后只是相识一场,大家也只是阶段性地陪伴,那些你放不下的人和事,岁月也都会替你轻描淡写。

经过筛选,时间会把真正适合的人留在你身边。

人与人之间,如若没有共同的话题,没有共鸣的认知,没有相同的高度,硬挤在一起也只是徒留尴尬而已。

不如各自心照不宣、不动声色地退出彼此的生活,这才是成年人最体面的告别。

拥有回忆是很美好的事,但是,人不可能背负着所有东西活着。

事物都有各自扮演的角色,当物尽其职,我们怀着感恩的心跟它们告别,这样才能了结一件件事。

诚然,之前的人生很珍贵,但往后的人生,更加重要。

偶尔会有一老朋友,和我分享近况、怀恋过去,情到浓时我也会流泪,感激对方温暖我的青春。

但是已经回不去了,唯有自己加倍努力的同时,祝愿对方过得更好。

在一起时听风看雪,张开怀抱拥抱彼此,此时此刻,用来放歌。远去的人微笑相送,挥挥右手祝他安好,或喜或悲,终归静水。

有人渐行渐远,和你相忘于江湖,也有人缓缓走来,与你倾盖如故。

作者介绍:衷曲无闻,最会安慰人的写作者。已出版《我更喜欢风雨中前行的自己》《梦想不会辜负努力的你》《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》。

本文来源:公众号青年文摘“成年人的断交,都是静悄悄的” (qq.com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